当前位置 | 首页 >> 正文

上海自贸区,一段勇当排头兵的传奇

2019-8-12 05:57:51 来源:文汇报  作者:唐玮婕  选稿:吴春伟

  

  在浦东新区,沿着杨高北路向北而行,一道挂着“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红色大字的“海鸥门”格外醒目,它见证着一段上海勇当改革开放排头兵的传奇故事。

  2013年9月,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在这里扬帆启航。经过总体方案的1.0版、深化方案的2.0版到全面深化方案的3.0版,近六年来,上海始终坚持先行先试、制度创新,按照“三区一堡”“三个联动”的目标要求,大力推动投资、贸易、金融和事中事后监管等制度创新,着力营造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

  2019年8月,万众期待的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对外公布。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总揽全局、科学决策作出的进一步扩大开放重大战略部署,是新时代彰显我国坚持全方位开放鲜明态度、主动引领经济全球化健康发展的重要举措。

  未来已来,一场更深层次、更宽领域、更大力度推进的全方位高水平开放已奏响序章。

  开放基因

  首创性项目纷至沓来

  “负面清单”“特别管理措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回想上海自贸试验区刚成立时,各种新奇的名词一下子涌现出来;六年之后的今天,大家对这些早已耳熟能详,稍微懂行点的张口就来。

  作为中国顺应全球经贸发展新趋势,更加积极主动对外开放的重大举措,上海自贸试验区天生就带着“开放”的基因——中国第一家专业再保险经纪公司、第一家合资道路运输公司、第一家独资游艇设计公司、第一家独资国际船舶管理公司、第一家独资医疗机构等首创性项目先后在这里落地。

  中国在新能源车整车制造领域放开外资企业股比限制后,第一家独资汽车品牌——特斯拉又落地临港地区,这也是上海有史以来最大的外资制造业项目。目前,这一各方瞩目的超级工厂已经基本完成工程建设,进入到生产设备安装阶段,预计今年年底投产,届时消费者就有望买到在上海生产的特斯拉Model3新能源汽车。

  整个特斯拉的联合项目组由140多位中方员工和近30位外方员工组成,为了支持上海工厂建设,特斯拉总部从全球调派工程师来到临港,进行生产技术支持。在工厂完成调试投产前,不少外籍工程师都会一直待在临港,他们参加过不少工厂的建设,但几乎每一个人都惊讶于上海超级工厂的推进速度。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至6月,浦东新区吸引实到外资42.2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4.1%,占全市43.3%。新增跨国公司地区总部11家,占全市47.8%。至此,浦东新区已有累计跨国公司地区总部315家。截至今年6月,54项扩大开放措施中33项已落地,累计落地企业数2998个。

  这一成色十足的成绩单背后,上海自贸试验区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具体来看,服务业方面,上海自贸试验区首家股份制外商投资性公司益海嘉里金龙鱼、国内首家新设立的外资控股证券公司摩根大通合资证券先后落地;制造业领域,工业机器人行业引领者不二越总部、精密机床领域全球领先企业乔治费歇尔总部也来到浦东;而在贸易领域,全球第三大铁矿石生产商FMG设立的齐切斯特金属贸易、世界500强企业力拓设立的矿业商贸公司等龙头企业也纷至沓来。

  系统改革

  率先跑出“自贸区速度”

  2017年3月底,国务院正式印发《全面深化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开放方案》,这是上海自贸试验区设立以来,国家出台的第三个改革方案,被外界称为“上海自贸改革的3.0版”。

  3.0版自贸试验区首次提出了“改革系统集成”的概念,要求上海自贸试验区对标最高国际标准,建设综合改革试验区、风险压力测试区、提升政府治理能力的先行区以及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推动市场主体走出去的桥头堡。

  改革刀刃向内,上海率先跑出了“自贸区速度”:企业登记环节审批速度大幅提升60%以上,新设企业实现2天设立、4天开业,企业投资项目审批实现带设计方案出让24个自然日办结,不带设计方案出让80个自然日办结,不动产登记从20多天缩减到5个自然日。许多企业在拿到证件后,惊呼“实在太快了”。

  前不久,浦东新区在全国又率先推出“一业一证”改革,实现“一证准营”,首批试点的10个行业平均实现审批事项压减76%,审批时限压减88%,申请材料压减67%,填表要素压减60%。作为首批尝鲜者,鲁能集团上海分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孙明峰告诉记者,这次他们把中国首家JW万豪侯爵酒店开到浦东,恰好赶上了“一业一证”试点,只花两周多就走完办证历程,大大降低了时间成本,“我们开业比预计提前了一个月。而且,以后在上海自贸试验区办证只要一个工作人员就能搞定。”

  更多的“一带一路”元素也在上海自贸试验区出现。2018年,自贸试验区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投资总额21亿元,同比增长3%。依托张江国家科学中心,上海自贸试验区与以色列、俄罗斯、新加坡等国联合建立跨国孵化器,促进科技联合攻关和成果转化。如今,在外高桥,希腊、伊朗、斐济、捷克等进口商品国别馆纷纷投入运营,丰富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产品进入中国的渠道。

  创新领航

  经济迈向更高质量发展

  挂牌成立以来,上海自贸试验区新增企业5.9万家,超过挂牌前20多年的总和;自贸试验区以全市1/50的土地面积,创造了全市1/4的生产总值、1/4的税收收入,集聚了全市45%左右的跨国公司地区总部和外资研发中心。累计120多项制度创新成果在全国复制推广,彰显了全国改革开放试验田的作用。毫不夸张地说,上海自贸试验区制度创新释放出的红利,正在引领整个区域经济迈向更高质量的发展。

  就拿金融业为例来说,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王信指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以金融支持自贸试验区建设为突破口,经过这些年的努力,取得了长足进展。如果看金融机构的集聚数据,到2018年末,上海各类金融机构达1600多家,党的十八大以来增加了足足378家。最近,英国独立智库把上海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排名列在第五位。

  值得格外关注的是,与之前设立的各大自由贸易试验区相比,刚刚公布总体方案的临港新片区则更强调高端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产业培育和支撑,不仅在空间布局上充分考虑了包括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航空航天等高端制造业的场地需求,也从制度设计上提出了关键领域核心环节生产研发的企业,自设立之日起五年内减按15%的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还将研究实施境外人才个人所得税税负差额补贴政策,等等。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光谷自贸区研究院院长陈波告诉记者,“新片区先行启动的区域包括‘两个核心’——南汇新城、临港装备产业区,‘两个触角’——小洋山岛、浦东机场南侧,这意味着新片区不是简单的港口概念,而是采取了港城融合的发展模式,即对标国际一流自由贸易园区,形成涵盖总部经济、研发、现代服务业的经济枢纽。”

  专家视角

  引领中国经济迈向开放发展新阶段

  权衡

  回望新中国70年发展,尤其是改革开放40年来的历史变迁,开放发展,注定成为新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历史上最伟大的历史事件之一,也注定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社会主义实践发展、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繁荣发展最显著的特征之一。也正因为开放,成就了新中国逐渐融入世界、融入全球化、顺应世界经济一体化发展的历史规律,因此也成就了新中国发展的许多历史辉煌。

  进入新时代,自贸试验区建设作为中国对外开放最重要的战略,同样也成就了新时代中国开放发展的历史成就,引领了新时代中国经济不断迈向开放发展的新阶段。

  自贸试验区建设: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新引擎

  进入新时代,面对世界经济增长趋缓、逆全球化思潮不断兴起、贸易保护主义不断抬头,中国对外开放何去何从,国内外普遍予以高度关注。面对世界经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政府在坚持对外开放的基础上,把对外开放从传统的“四个特区战略”“沿海开放城市战略”“综合保税区战略”等转向以制度创新为抓手的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的新阶段。

  对外开放战略的这个转变具有两个深层次意义:一是面对21世纪国际投资贸易规则便利化、自由化的发展新趋势,中国的对外开放战略必须顺应这个新趋势、新挑战和新机遇;二是面对新时代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和新要求,中国的对外开放战略必须顺应公平竞争、公平开放、公平发展的新要求,营造国际化、法治化和市场化的营商环境。

  从这个时代背景和意义出发,中国政府首先在上海建设第一家自由贸易试验区,就是想通过上海自贸试验区这个新的开放发展战略实现如下三个目的:一是对标国际最高标准,率先构建更高层次开放经济新体制;二是通过自由贸易园区的试验和创新,为全国新一轮开放发展提供先行先试的制度创新的经验,并进行复制、推广;三是通过聚焦转变政府职能、发挥开放倒逼改革的效应,推动政府体制机制改革和“放管服”,真正构建国际一流营商环境。

  自贸试验区建设是新时代我国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重要战略引擎。通过这个战略引擎,努力发挥开放倒逼体制机制改革效应,以更高层次的开放发展为国内新时代改革和创新发展提供新的动力和源泉;同时也以此为引擎,积极应对逆全球化思潮、引领全球化继续发展、进而体现中国坚持开放发展的信心和决心。

  因此,自贸试验区建设,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开放手段和工具,实际上更是新时代中国对外开放战略的一个转型和升级,是新时代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重要战略新引擎。

  自贸试验区建设:取得了重大的制度创新成果

  六年来,上海自贸试验区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和创新,坚持聚焦制度创新,推动政府职能不断转变,取得了一系列先行先试和可复制、可推广的新经验和新做法,总体上实现了引领新时代中国对外开放战略的转型和升级,也发挥了新时代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新引擎的重要作用。

  第一,在全国率先探索和建立了负面清单投资管理制度,实现了外资准入从“正面清单”到“负面清单”的转变,代表了我国政府管理理念的新转变,更有助于与国际投资贸易规则顺利接轨。

  第二,在全国率先探索和建立了国际贸易“单一窗口”,较好地提升了国际贸易便利化程度,在通关效率上逐渐对标国际贸易和国际航运中心。

  第三,在全国率先探索建立自由贸易账户制度,可以说是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开放创新的最大亮点,为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奠定了重要基础。

  第四,率先探索和推动服务业核心领域的对外开放,特别是融资租赁、工程设计、旅行社等行业的扩大开放取得明显成效。

  第五,发布全国首张自贸试验区金融服务业对外开放负面清单,为外资进入金融业提供指导和服务,极大地加快了金融业开放步伐。

  第六,上海自贸试验区建设也不断坚持与国家战略联动发展,有效推动了上海“五个中心”建设,以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和推动市场主体走出去的桥头堡为目标,积极发挥枢纽城市的服务功能以及上海城市能级与核心竞争力的提升。

  六年来,上海自贸试验区坚持开放探索、创新先行,聚焦国际最高标准,发挥制度创新的首发效应,为后来全国建设更多、更好的自由贸易试验区提供了非常关键和十分重要的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这本身就是今日之上海承担更多国家发展战略、服务全国发展的重要体现和作用所在。

  建设自贸区新片区:建设顺应投资贸易自由化的制度体系

  前不久,国务院正式对外发布《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加快建设新片区是中央交给上海的三项新的重大任务之一。眼下,尤为紧迫的工作,就是要加快落实新片区总体方案,使之尽快落地、开花结果。

  笔者以为,新片区建设重点要聚焦在两个大的方面:

  一是聚焦过去六年自贸试验区实践探索和建设过程中尚未得到有效解决的瓶颈问题,尤其是制度性的瓶颈问题,需要在新片区建设过程中继续加快探索和创新:如负面清单管理与现行法律法规冲突问题,服务业核心领域如教育、医疗、互联网等领域的实质性开放与政府监管创新问题,增强自贸试验区建设中企业的获得感问题,自贸试验区建设中有效理顺和协调地方政府自主改与部委职能监管之间的关系,各种风险压力测试区建设等,这些问题亟待在新片区加以继续探索和创新发展。

  二是新片区建设还需要从原来以聚焦便利化和营商环境建设为重点,转向顺应全球投资贸易自由化为重点的新型制度体系建设,其核心问题就是顺应全球生产要素自由流动的规律和趋势,真正建立符合投资自由、贸易自由、资金自由、运输自由、人员从业自由等要求、体现自由化为核心的制度体系;从注重政府放管服和便利化建设为目标的制度改革,逐渐转向构建有利于企业和产业自由创新和发展的最具国际竞争力的制度体系,如最具国际竞争力的人才政策、税收政策等,真正让各类市场主体在获得更多实实在在的利益中,形成激励型、内生性的发展动力,继续率先在全国打造更高起点的改革新高地和更高层次的开放新高地。

  (作者为上海市社联党组书记、专职副主席,研究员)

  外高桥集团股份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刘宏:

  实验室长出顶尖科技企业,这样的故事很多

  时间退回到1990年,外高桥还是一片芦苇荡。浦东在当时宣布开发开放,一行人从四面八方坐车坐船穿越芦苇荡,在一栋简陋两层小楼上,宣布成立了第一个“境内关外”的保税区——外高桥保税区。

  九年之后,36岁的我也踏上了这片土地。经历了最初十年艰苦创业的外高桥,正迎来新一轮发展的关键期。揣着冲劲与梦想,我立下奋斗的决心:不能辜负了那些开发的前辈们。

  站在外高桥保税区开发建设第一线,我的第一个职务是外高桥保税区联合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负责招商引资工作。这是保税区的第一家开发公司,开发建设的任务很重,跑客户、引进项目落地,跑工地、管好建设品质,跑部门、争取有利政策……忙得不亦乐乎。

  2013年,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挂牌成立。作为上海自贸区一大核心区域,外高桥保税区和外联发公司如何抓住这一前所未有的机遇、实现转型发展?我的一个想法就是,要把产业链做专、做深。

  从不起眼的一间实验室,个位数的员工,一路成长为面向全球的顶尖科技公司——这样的故事在外高桥有很多。我常常说,我们不能嫌弃一家企业小,因为背后藏着的往往是大产业。就拿药明康德来说,初到外高桥时,不过是一家只有4名员工、数百平方米的小公司。但这么多年培育发展下来,已成为一家在中美两地均有运营,面向全球的制药公司、生物技术公司以及医疗器械公司。

  2015年,药明康德要设立全球总部和新研发大楼项目。面对一些地方开出的优厚条件,这家企业最终选择了外高桥。创始人告诉我,他对外高桥有着特殊的感情——外高桥不仅是他创业的“根据地”,而且全程见证并呵护了药明康德的发展。

  区内企业不论大小,关键要看有没有发展潜力。发现企业的潜力,通过重点培育,把它的潜力发掘出来,这是我们一直潜心而为的扎实工作,也成为了促使企业安心扎根外高桥发展的重要砝码。光学巨头蔡司,以贸易公司形式落户外高桥保税区,如今升级为中国地区总部;美国药典委员会中华区总部,自2014年搬迁至外高桥,实现了“三级跳”,业务规模迅速壮大,成功在区内“生根发芽”;全球领先的汽车座椅及内饰系统供应商丰田纺织集团的中国地区总部在外高桥落成……

  一家家小小的贸易公司,成长为地区总部、营运总部。我们或通过发挥全产业链服务优势,引导跨国公司业务向研发、维修、检测等产业链高端环节延伸;或利用自贸区中海关特殊监管区的功能创新优势,支持高科技企业的试验样品进口、耗材保税等,推动科技创新产业发展,促进产业结构调整;或帮助区内企业利用自贸区功能和政策,丰富了外高桥的业务结构,提升了产业能级。

  2016年2月,我来到了外高桥集团股份这一拥有7000名员工、超300亿元资产的国有企业。这是一家上市企业,有对盈利的追求,但作为一家国有企业和国家级的开发公司,又有着服务区域经济、落实国家战略的功能。对于处理市场和功能的关系这一问题,我的回答坚定不移:两者不矛盾,相辅相成。

  通过帮助区内企业用好自贸区功能和政策,这里的跨国公司地区总部已达到96家,培育出10个年销售额超百亿元级产业、6个超千亿元级产业,形成了智能制造、医疗器械、汽车、工程机械、酒类、化妆品、钟表(含珠宝)、文化等专业平台。

  如今,浦东改革开放再出发的号角已然吹响,市委、市政府前不久出台《关于支持浦东新区改革开放再出发实现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我和我的团队将继续努力,借助这次改革放权的机遇,打破更多制度瓶颈,让更多先行先试可以尽快落地。

  选择因为使命,奋斗因为使命,坚守因为使命。我感到非常光荣,能为我们国家、为上海、为浦东作一些贡献,这是我最开心的事情。

  党的十九大代表、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注册许可分局党总支副书记徐敏:

  方寸之处,“奇特”个案激发创新灵感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小诗——《小河的歌》:“我默默无闻/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每天,我缓缓地从山野流过/在太阳和星辰的凝视下/低低吟唱自己的歌……”

  说起我的工作,其实很普通,就是接待每一位来浦东投资的申请人,为他们提供咨询、告知办理流程、受理审核申请案,办出一张张营业执照。但这个窗口是感受改革创新热潮最近的地方,也是最先体会市场经济发展的方寸之处。

  1990年4月18日,党中央、国务院宣布开发开放浦东,浦东的历史自此掀开了新的一页。作为土生土长的浦东女儿,我也在不久后,加入了当时的浦东新区工商局。第一次坐在注册窗口前,我有些紧张忐忑,但很快就被扑面而来的创业热潮震撼了,一波又一波的人来到这里,或是申请开办企业、或是前来变更增资;他们的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踌躇满志,他们匆忙奔走的脚步里,清楚无误地诉说着要在浦东“大展拳脚”。

  注册窗口是感受企业需求、直面市场冷暖的一线岗位,我的职业生涯也随着浦东改革创新的脚步一起向前“进化”。时间来到2013年,中国首个自由贸易试验区——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成立。与自贸区建设同步,浦东在上海率先启动了市场监管体制改革,工商、质监、食药监“三局合一”,于2014年1月1日正式成立浦东市场监管局,这也是全市第一个市场监管局。

  我算了算自己的工作量:每天受理咨询、审批超过80余户次,许多时候一天需要审核的申请案堆积起来比我的办公桌还要高。我的同事们总的日均接待量4000人次,受理量达到1500人次。这么大的工作量,我的同事们却从不抱怨,他们以极大的热情克服种种困难,全身心投入到全新的工作之中。

  工作这么多年,我的笔记本换了一本又一本,但最近五年,随着商事制度改革的强劲推进,我却发现记在我笔记本上的东西越来越不一样,笔记本的更换频率也降低了。以前,我的笔记本上记着各种政策条文和法律法规,还有遇到各种问题的解决方案,满满当当的,不时作着更改,而且用不了多久就要换。但现在,自贸区建设负面清单的推出,证照分离改革的试点,一网通办的启动,都使得我的笔记本上需要记的临时性政策条文越来越少,而多的是我们深入企业调研,了解他们需求后量身定制的服务内容,是以可复制可推广为目标的商事制度改革先行先试政策的灵感和素材。

  位于张江的“海脉德医创空间”是一个企业孵化器,2015年7月他们正式开业。来窗口申请登记的一家初创企业注册申请表中一个奇特的表述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工位”。上门调研后我又开始琢磨,浦东尤其是张江拥有许多这样的孵化器,为科技创业企业提供着孵化服务,能不能将“工位”作为孵化器内企业的注册地登记,减少初创企业的发展成本?说干就干,我带队与管理方、初创企业座谈,开展可行性方案研究,并多次向分局领导和市级业务部门汇报。最终,我们浦东市场监管局再次拿出先行先试的魄力,在张江试点“工位登记”。从此,“工位登记”的做法在浦东逐渐铺开。

  五年多来,我所在的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先后推出了证照分离、市场主体简易注销、一照多址、市场准入便利化“双十条”等改革创新举措120多项,其中88%已形成了各个层面的制度文件,近50%已在全市乃至全国复制、推广。

  如今走在浦东的街头,看到一些企业的招牌时,我常常会情不自禁地露出会心的微笑,这些年,小到个人独资、民营初创小微企业的开办,大到央企、国企的注册落地,经我的手都办了不少。所以每当在街头偶遇他

  们的招牌,我都觉得很亲切。我们将继续努力,为我们“接生”的企业能在一个更好的环境中成长发展尽自己的微薄之力。

  大事记

  ●2013年9月依托上海保税区四个海关特殊监管区,总面积28.78平方公里的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挂牌成立

  ●2015年4月上海自贸试验区从保税区扩展到陆家嘴金融片区(含世博地区)、张江高科技片区、金桥片区,总面积120.72平方公里

  ●2017年3月国务院正式印发《全面深化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开放方案》,确立了新时期“三区一堡”的建设目标

  ●2018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增设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新片区

  ●2019年8月《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正式对外公布

 

友情链接

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 | 新华网上海政务 |